偷換電芯很坑人!零跑汽車盲訂時新車還未下線

  • 發表于: 2022-07-19 10:49:52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近日,有消費者投訴,盲訂的零跑C11配裝電芯與宣傳不符。宣傳為中航電芯,實際裝車則為欣旺達電芯。與傳統燃油車不同,電動汽車電芯的品牌往往難以監督,除非出現明顯問題或由內部人士爆料,否則消費者很難維權。

偷換電芯很坑人

消費者投訴稱,以18.98萬元的價格盲訂了一輛零跑C11,零跑汽車宣稱搭載了中航鋰電的電池設備,并以此為C11出色的續駛能力背書,稱“三款配置車型均采用三元鋰電池包,中航鋰電提供方形電芯。”但盲訂一年后交車,零跑C11實際搭載的卻是欣旺達的電芯。車主認為,這與宣傳嚴重不符,被換了電芯,很難接受。

但是,對于消費者的投訴,零跑方面卻有不同說法:盲訂時新車還未下線,因此所有配置“以交付為準”。零跑方面表示,電池設備大概率會使用中航鋰電,但后續會增加其他品牌產品。3月國內疫情多點暴發,中航鋰電設備裝車量跟不上,零跑這才新增了欣旺達。零跑汽車銷售人員強調,對于盲訂客戶,所有的配置都以交付為準。當時只是按中航鋰電來宣傳,只是大概率會用。記者也注意到,在盲訂信息中,零跑聲明:“C11三款配置車型均采用三元鋰電池包,中航鋰電提供方形電芯,零跑汽車自主負責電池包的設計和生產,未來還會增加其他的電芯供應商。C11三款車型共有2種標準電量大小的電池包,分別是豪華版的76.6kWh電池包,系統能量密度大于等于177Wh/kg;尊享版和性能版的90kWh電池包,系統能量密度大于等于180Wh/kg。”也就是說,零跑不承諾所有交付車輛均搭配中航鋰電電芯。

但零跑的這種說法顯然很難讓消費者信服。“不同廠家的電芯會有不同的品質保障,這就像知名品牌和普通品牌的區別。我訂車的時候是中航鋰電的電芯,交車的時候卻是其他不知名品牌的電芯,這讓我很難接受。”消費者張先生說。而且,零跑的經銷商和廠家在互相推諉,沒有及時給出有說服力的解決方案,張先生不得不發起維權。

三倍賠償有難度

無獨有偶。另一位C11盲訂消費者劉女士也有類似的遭遇。“我預定的C11,零跑方面承諾配三元鋰電池,可是交車的時候卻和我協商換成磷酸鐵鋰電池。”劉女士告訴記者,因為就更換電芯的問題與廠商沒有達成一致,而她的北京新能源汽車指標又有時間限制,她很擔心因為無法按時提車而造成指標過期失效。

針對消費者就電芯問題發起的投訴,輝諾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欒菲菲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衡量廠家這種做法的具體過錯,首先要看承諾發生在什么時間點,如果僅發生在宣傳時,而在實際訂立合同時明確告知了電池的種類,則廠家屬于締約過失,即在締約過程中存在過錯,在這種情況下,消費者可以選擇不簽訂車輛買賣合同并要求廠家承擔締約過失責任;如果廠家在宣傳和訂立合同時均對電池的種類作出了虛假的承諾,在交車時才告知實際情況,此種行為應屬于消費欺詐,消費者可以主張三倍賠償。

不過,欒菲菲同時指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68條“一方當事人故意告知對方虛假情況,或者故意隱瞞真實情況,誘使對方當事人作出錯誤意思表示的,可以認定為欺詐行為”。合同欺詐行為的構成包含四個要件:一是行為人主觀上具有欺詐的故意;二是行為人客觀上實施了具體的欺詐行為;三是被欺詐人因行為人的欺詐行為而陷入錯誤認識;四是被欺詐人因錯誤認識而作出了訂立合同的意思表示。“根據我們的實踐經驗,法院也有可能因為廠家提前告知了電池的實際情況,而認定廠家并非主觀故意的欺詐而不支持三倍賠償。此種情況下,消費者可以選擇解除合同并要求廠家支付違約金。”欒菲菲表示,在廠家提前聲明可能會更換電芯的情況下,消費者要主張3倍賠償有一定難度。

針對北京消費者劉女士上牌時間損失的問題,要追究廠家的責任則存在更大難度。欒菲菲認為,交車日期拖延造成的損失包括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直接損失是基于對合同的期待利益喪失(車輛無法交付使用)造成的損失,一般在違約金中一并計算。間接損失主要指購車指標到期產生的損失,但除合同雙方有特殊約定的情況下,一般司法實踐中不會對間接損失予以支持。法院一般會考慮到兩點:購車指標的價值無法量化;廠家的違約行為一般并不能夠直接導致購車指標喪失,消費者發現違約行為的時間點一般是在車輛交付前或者車輛交付使用后。車輛交付前消費者仍可選擇購買其他車輛,交付使用后消費者可以選擇更換車輛。

莫讓維權難掣肘消費

值得關注的是,隨著電動汽車銷量的快速增長,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購買電動汽車。但電池原材料價格上漲、芯片供應緊張等因素造成的交車時間延長等問題在不斷出現。一些車型還被曝出更多質量問題,引發消費維權。數據顯示,新能源汽車問題三電故障、輔助自動駕駛系統失靈等糾紛中,不同程度地存在原因和責任認定難等問題。

新能源汽車消費投訴頻發的同時,消費維權難問題凸顯。中國消費者協會表示,由于認定存在困難,導致新能源汽車消費者很難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而且,隨著電動汽車智能化水平的提升,電動汽車使用過程中出現的行駛中斷電、里程縮水、輔助駕駛系統失靈、電池充電故障等問題頻發的同時,這些問題也很難明確原因并認定責任主體,給消費者維權造成不小的難度。

需要引起重視的是,隨著銷量的快速增長,一些企業也在面臨越來越多的消費投訴,這其中有售后服務問題也有車輛質量問題,甚至有些還涉及企業營銷機制和管理方式方法引發的糾紛,這些問題需要全行業引起足夠的重視,不要讓維權難傷害消費者對電動汽車的消費熱情。正如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陳士華所言,在保有量突破1000萬輛之后,新能源汽車市場進入全新的發展階段,需要產業鏈各環節,甚至社會各方積極作為,構建從購買到報廢回收,涵蓋新能源汽車全生命周期完善的使用環境,以促進新能源汽車市場可持續健康發展。(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