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發布管理工作通知 車輛合規化治理要防“鉆空子”

  • 發表于: 2021-09-01 11:21:19 來源:中國汽車報

為從源頭治理輕卡超載亂象,工信部、公安部于近日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輕型貨車、小微型載客汽車生產和登記管理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對藍牌輕卡的發動機排量、貨廂和輪胎尺寸進行了修訂。同時,對于在用的“大噸小標”車型,征求意見稿明確提出,由生產企業組織整備轉改,這也意味著不合規藍牌輕卡有望轉為黃牌車型,避免了直接報廢的命運。

不過,這項規定也引發不少卡車司機的質疑。令他們不解的是,同樣的車型,難道上黃牌就能保證安全?車輛安全與否,為何要以車牌“顏色”來判斷?

合規上路“藍改黃”或是有效途徑

不合規的藍牌輕卡模糊了車輛使用界線、擾亂貨運市場秩序,這類車型制動系統性能堪憂、行駛穩定性差的癥結,也為道路交通運輸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可以預見,在國家治超力度愈發嚴格的態勢下,車輛標載化將成為今后貨運行業的常態,不合規車型終將會退出歷史舞臺。

然而,目前市場上已上牌運營的藍牌輕卡中有不少是重載車型,如何管理在用車輛是擺在整個行業面前的難題。

“隨著‘大噸小標’治理趨嚴,重載藍牌輕卡的處境愈發艱難。在日常運營中,我們要看政策的‘臉色’行事,一不小心就要被罰款扣分。”河南卡車司機陳強告訴記者,目前市場上常見的藍牌輕卡整備質量一般在3~4噸,而重載版或廂式輕卡的整備質量則可能超過4.5噸,按照行駛證的限重要求,基本上每輛都超載。即便是輕量化的標載車型,自重也在3噸左右,這就意味著,輕卡只能裝載1.5噸的貨物,如果是輕拋貨還有些許利潤空間,若從事商超配送、生鮮食品運輸,則只能賠本賺吆喝了。他進一步表示,藍牌輕卡合規化是大勢所趨,重載車型已是窮途末路。因此,對于部分藍牌輕卡車主來說,如何度過陣痛期、尋找新出路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此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有不少卡車司機認為,藍牌輕卡總質量不得超過4495kg的規定已經不符合當下公路物流的需求,相關部門應根據實際情況,合理調整藍牌輕卡總質量限值。然而,從目前的政策風向來看,藍牌輕卡用戶一直期待的提升車輛總質量限值是不太可能實現的。

“好在,藍牌輕卡出臺新規,從征求意見稿來看,只要是符合國家中型貨車安全技術標準的‘大噸小標’車型,就能變更車輛類型和質量參數。這樣一來,我們雖然享受不到進城、路權等方面的利好政策,但至少不用擔心自己的車輛被強制報廢。”陳強表示,“被圍堵嚴查的日子實在太煎熬了,我們十分希望能夠踏踏實實地跑運輸掙錢。此次輕卡‘藍改黃’的政策,對運輸從業者來說無疑是利好的。”

“將藍牌輕卡總噸位限值定在4.5噸,是因為當時國內輕卡行業正處于起步階段,車輛的配置、動力及可靠性偏低。經過多年發展,國內輕卡的技術水平、安全性、承載能力以及環保等各項指標均實現了質的提升,原有的載貨汽車載質量利用系數的規定,已不符合實際需求。此次藍牌輕卡新規的推出,可謂正當其時。對于有重載運輸需求的用戶而言,想要繼續合規上路,轉戰黃牌市場是個較為理想的選擇。”河北輕卡司機劉軍說道。

防止出現“鉆空子”情況

藍牌輕卡新規實施后,部分“大噸小標”輕卡有望轉戰黃牌中卡市場,因超載而擾亂市場、拉低運費的現象將得到有效遏制,有助于貨運市場良性、健康發展。從行業公平的角度來看,這應該是目前治理“大噸小標”亂象最好的解決方案。

不過,在采訪過程中,仍有不少卡車司機對此心存疑慮。在他們看來,整治“大噸小標”亂象的一大重要原因是這類車型存在安全隱患。而同樣一款車型,轉成黃牌后就能保證暢行無憂了?

“簡直是無稽之談。車輛是否安全主要看其構造、工藝、可靠性及合規性,而不是取決于牌照的顏色。”山東卡車司機劉闖直言不諱地說。

“雖然征求意見稿中明確表示變更車輛的前提是符合安全技術標準,但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貨運行業中,不可避免會出現‘鉆空子’、‘打擦邊球’的現象,讓本該淘汰的車輛重煥新生。而‘藍改黃’政策的推出,很可能會給‘大噸小標’治理留下一個口子。”劉軍告訴記者,17.5米板車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雖然治理多年,一度曾銷聲匿跡,但如今掛上臨時超限牌照就又能上路運營,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相比而言,不合規的藍牌輕卡在多項政策的約束下,卻依然能安然無恙。因此,想要通過轉改達到預期的效果,難度可想而知,如果相關部門的執行力度不夠,就很有可能讓不法分子鉆了空子,繼續禍害貨運市場。

對此,業內人士也表示,為更好地達到轉改的效果,保證車輛行車安全,政府相關部門需要加大監管、執法力度,把轉改研究透,吸取大板車的經驗教訓,以絕后患。

放寬路權是“藍改黃”的特效藥

藍牌輕卡新規迎來新進展的同時,也給“大噸小標”輕卡帶來一線生機。但想要真正實現“藍改黃”,司機要面臨不少難題。

“其實,‘藍改黃’有諸多不便,一是需要增駕(B2駕照),門檻較高,還要面臨城市道路限行;二是黃牌貨車每年的保險、過路(橋)費要高于藍牌輕卡;再則,黃牌貨車的‘雙證’(從業資格證和營運證)并沒有取消,這也會增加卡車司機的負擔。”山東某品牌輕卡經銷商石志文指出,盡管有不少廠家為了破解困局,推出了黃牌中卡,但由于貨運市場不景氣、運營壓力大,導致很多司機不愿更換新車。

有商用車行業專家認為,路權限制是“藍改黃”的最大阻礙。從各地限行措施來看,藍牌輕卡進城比黃牌貨車更有優勢。如果兩種車型擁有同等的城市路權,能在一定程度上拉動黃牌貨車的銷量。

今年年初,公安部交管局發布的《關于優化和改進城市配送貨車通行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提出,鼓勵城市根據配送需求適當放寬限行噸位,避免簡單按照車輛號牌類型劃分通行權,并嚴禁采取全城24小時禁止貨車通行的“一刀切”式措施,每天允許配送貨車通行時間原則上不少于6小時。結合今年5月,公安部發布的12項便利措施來看,取消城市24小時貨車禁行已箭在弦上,這也意味著黃牌卡車有望得到“解禁”。

“如今,黃牌中卡的通行能力正在逐步增強,未來放寬貨車進城限制后,有重載需求的用戶自然會‘流向’黃牌中卡市場。這樣既能更好地滿足城市物流運輸需求,也能引導不同車型各司其職,在一定程度上解決輕卡‘大噸小標’的癥結。”劉軍說道。(李亞楠)

天天色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