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企業集體上調派件費 快遞業價格戰拐點到來?

  • 發表于: 2021-09-08 11:15:23 來源:中國汽車報 李亞楠

時隔4年,快遞企業再次集體上調派件費。

日前,中通、圓通、申通、百世、韻達以及極兔在內的6家快遞公司相繼宣布,自9月1日起,全網末端派費每票上漲0.1元,用以補貼快遞員的收入。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派費上漲不會直接影響快遞公司的業績,但后期隨著人力成本的不斷增加,將對快遞公司的盈利能力帶來一定影響。

上調派費旨在“漲薪留人”

自2020年以來,在新晉玩家的攪局下,快遞行業低價競爭愈演愈烈,為了降低成本,各大快遞企業普遍下調派件費,導致行業末端網點不穩定、快遞員收入一降再降。

為了整治無序低價競爭,交通運輸部、國家郵政局等7部門于近日聯合印發《關于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提出制定派費核算指引、調整勞動定額、糾治差異化派費、遏制“以罰代管”四個方面舉措,以保障快遞員群體的合法權益。

記者了解到,此次快遞企業調整派費的目的之一便是為了響應國家號召,進一步落實快遞員權益保障工作。在此基礎上,各家快遞公司還公布了一系列保障措施。例如,極兔速遞將成立快遞員權益保障落實稽查小組,梳理快遞員考核項目及處罰金額標準,最終將提高快遞員派費收入落到實處;百世快遞將從派費、薪資、保險、培訓和獎勵五個重點方向落實保障工作;中通快遞宣布出資1億元設立“快遞小哥關愛基金”,對中通全網因疾病、意外傷害等原因導致生活困難的快遞員及其家庭提供資助。

“一般情況下,快遞員一天大概能派送200~300個包裹,如果派件費每票上漲0.1元,就意味著我們的月收入至少能增加500元左右。所以此次派件費上漲,對于快遞員來說是個利好消息。”申通快遞北京網點的派件員張森告訴記者,“快遞員曾被認為是‘輕松月入上萬’的高薪職業,但實際上,從事快遞行業不僅全年無休,而且社會地位低,尤其是隨著快遞市場‘價格戰’加劇,快遞網點利潤空間不斷被壓縮,使得快遞員的派費直線下降,如果想要維持與之前同等的收入水平,我們只能加班加點地送件。而此次派費上漲,快遞員的生存狀況有望得到一定改善。”

“在‘價格戰’的影響下,快遞行業深陷困境,快遞員的收入也越來越少,這種情況下,他們要么選擇跳槽,要么轉行,這也導致行業中出現快遞員流失、加盟網點倒閉的情況。目前,快遞員流動性大、快遞崗位員工短缺的問題愈發凸顯,特別是在每年春節過后,以及‘6·18’、‘雙十一’等大促活動期間,快遞公司即使加薪也很難招到人。由此可見,此次派費上漲,不僅是響應國家政策號召,更是旨在提高快遞員的工作積極性以及網點的穩定性。”物流行業專家孔震認為,快遞公司上調末端派送費,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快遞員群體的工作滿意度,緩解行業旺季“用工荒”等問題。

行業低價競爭有望改善

對于末端派費的上漲,消費者更多擔心的是快遞費是否也隨之上漲?對此,某快遞企業負責人表示,派費上漲對于消費者來說并無影響,與快遞價格波動也無直接關系,費用調整不會轉嫁給收發兩端。

對此,物流行業專家趙小敏也認為,派費上漲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快遞員收入,這部分支出并不會讓消費者來承擔。不過,綜合考慮市場競爭以及人工成本等多方面因素,預計未來快遞費會呈現緩慢上漲的態勢。

“快遞小哥的確十分辛苦,漲工資無可厚非,即便派件上漲的費用轉嫁給消費端,我們也愿意接受,但只有一點要求,快遞服務質量能否有一定的提升。”來自北京的趙女士表示,衡量配送質量的標準,除了效率之外,更重要的是服務品質。近年來,消費者對于快遞送貨上門的需求愈發強烈,快遞企業應該重視消費者的這一訴求。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有不少消費者對于部分快遞公司配送時間長、末端服務質量差等問題表示不滿。

“之所以出現上述情況,是因為近年來快遞企業深陷‘價格戰’的泥沼。”孔震介紹說,為了不被淘汰,“價格戰”依然是快遞企業換取市場的關鍵籌碼。但在新一輪降價風暴之下,大部分快遞企業的凈利潤不斷收窄,整個行業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如今,“價格戰”的后遺癥已經顯現,大部分企業已淪為低價競爭的“囚徒”,單票價格和盈利能力明顯下降。

據相關公開數據顯示,今年7月,大部分快遞公司的單票收入依然持續走低,順豐控股單票收入同比下降10.69%、申通快遞同比下降7.08%、圓通速遞同比下降6.33%,僅韻達稍有小幅增長(1.49%)。從快遞上市公司業績來看,雖然已披露半年報的快遞公司全部實現營收增長,但僅有中通快遞上半年凈利潤同比微增0.15%,順豐控股、申通快遞、圓通速遞、德邦股份、百世集團中報凈利均同比下降。

就今年的年中戰事而言,各大快遞企業可謂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在復盤今年二季度的“成績單”時,中通快遞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賴梅松坦言,依靠不必要的低價虧損件或以利潤換取短期市場份額增長的做法,既非明智也不可持續。

“如今,多家快遞企業宣布上調派件費,更是進一步釋放了‘燒錢’策略不可持續的信號。”在孔震看來,隨著市場秩序的規范,以及相關行業政策的陸續出臺,單一板塊的“價格戰”,對于企業整體業務的影響將被逐漸削弱。對于各大快遞企業而言,此次上調派件費是一次擺脫“價格戰”困境的良好契機。

如何打破“以價換量”的怪圈?

總體來看,快遞行業處在格局出清的前夜,價格拐點何時到來仍存不確定性。那么,在未來的競爭中,各大快遞企業該如何打破“以價換量”的怪圈?

“從此次消費端對于上調派費的討論來看,目前各大快遞企業的末端服務仍存在不少問題。”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指出,未來快遞業內部的競爭,就是服務質量回歸的競爭,降本增效和提升服務質量是企業取勝的關鍵。

順豐集團董事長王衛曾在財報會上表示,用戶需要高質量和穩定的物流服務,這也是快遞企業能夠給電商平臺帶來的價值。未來以單一同質化產品服務客戶是沒有競爭力的,客戶供應鏈痛點和訴求眾多,需要通過產品組合拳為客戶提供物流解決方案,這才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目前,快遞行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趨勢明顯,企業應充分利用數字化、智能化技術,盤活整個物流生態鏈,使其運轉更加充分、高效。”在孔震看來,“前置倉”、“預售極速達”等快遞行業獨有事物的出現,是快遞企業利用數字化、智能化技術,實現服務升級和提高消費者體驗的重要表現。

此外,孔震還指出,在日益激烈的競爭中,企業不僅要擁有良好的信用保證、較強的資金墊付能力,還需要進一步健全管理體制,從內部構建企業新優勢。未來,網絡穩定、精細化管理能力強的頭部公司將最終勝出。另外,在提升精細化成本管控能力的同時,尋找第二增長曲線亦是快遞公司的“新出路”。從“通達系”紛紛試水中高端市場,推出時效件核心業務,到順豐布局冷鏈、快運板塊,近來快遞企業的一系列動作,已然吹響了行業變革的號角。

天天色影